流年

毕业那几天-2007

2009年12月4日 阅读(29)

偶尔发现,我竟然还保存着当年毕业的那几天的记录,把这些流水的句子看看,发现竟然还能回忆起那年的许多。

走到记忆里,仿佛是另一个世界,或许当年的我们都会在心中想起不同的情景,有一点却是相同的,那些日子里我们一起走过。人生有许多的过去和未来,那最好的年华在哪里,又是怎样度过的呢?每个人的心里总会有不同的答案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7月7日

真的都要离开了吧,而今晚大概就是最后的一次班搓了。我们10几个人从宿舍到北门,等着小钟和tq,等她们俩到了,便一起走去朱军鱼庄了。

yxy,yy,钻杰跟我一桌,zz,fy,yf,whf他们一桌,小钟,tq,李超,春晖在另外一桌。一开始只是吃了些菜,大家说说笑笑,再后来开始在各自的班衫上签字。再到后来,开始疯狂的喝酒,相互之间开始敬酒,我跟每个人都碰了杯子,小钟,whf,tq,冯,所有的人基本都喝了。以前自己都是喝的啤酒,这次是白的,后来不知道又喝了多少。

再到后来,已经忘记了怎么回到寝室,只是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寝室水缸的旁边。直到第二天,才知道他们之后还去了南草坪,而我昨天的行为很让人震撼,而现在只是模糊记得那天大概自己哭了,其他的已经想不起来了。

7月8号

上午,一直睡着,醒来发现原来版衫已经被自己吐的不成样子,口里也很苦涩,于是下去买了些喝的,很快就把所有喝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,才知道原来真的不能再吃东西了。

下午,tq,yxy,yf先走,于是跟贺剑,zz,fy,whf,lj,贺欢一起去送他们,今天西17已经可以自由进入了,于是先走到了西17的四楼北面最西边的第二个房间,这是tq他们的寝室,已经收拾一空。

小钟也在,她是7点多的火车,本来打算去送的,后来只是到东南门就没有再去。

后来zz他们进了车站送他们,而我,hh,lj则打车回到学校,大概6点多的样子,我和陈义华一起到了西17找到小钟。后来,徐涛,yy,振东来了南门,我跟徐涛去了车站。fy,zz,贺剑他们已经到了。直到检票进站,大家才离去,fy和小钟相对而哭,我这次清醒了许多,只是觉得眼眶有些湿润,还是忍住了。之后,便乘着607回学校了。

本来说今天晚上不能住的,后来发现其实还可以住,于是今晚依旧住在东九,我的东西还没有收拾。fy也跑到东九来了,于是qianboss他们在10楼电梯旁打开了麻将。

7月9号

上午把自己的东西,收拾了下,女生也可以上东九了,lj和fy在10楼到处晃悠着。
大概中午的时候我和李海龙,qianboss一起去了交大三村,把我的一些东西搬运过去。回来的时候,正赶上yy他们在****吃饭,我们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吃了大半,于是又点了几个菜。回去又给看宿舍的同志们带上,这次是yy请客。

下午,fy和yy要走了,因为女生都在东九,于是直接从东9去火车站。fy是5点半的1162,yy还有赵飞是6点的去北京的车。遥遥带了一堆东西,吉他,网球拍……送fy的时候,lj和徐涛上了站台,望着远去的身影,直到消失在人海。

直到后来,送yy的时候,大家收到了fy的短信。从火车站回来后,我们一堆人,出了南门,走到巷子的尽头,一块去吃了晚饭,大多数是我们班的,qianboss,zz,贺欢,贺剑,李超,whf,钻戒,春晖,宜华,雪东,振东,徐涛一干还没有走的人,还有lj,后来二班的陈磊,小样也来了。今晚要去深圳的四个也要离开了,常志昂,振东,陈磊,11点多的火车。

晚上没有去送他们,我和李超去南门买了两个西瓜后,到10楼准备找他们吃,发现只有春晖,宜华在,qianboss和whf他们都给贺剑搬东西去了。于是提了一半西瓜和冯春晖一起去他在东南门租的宾馆去了。今晚还要跟他一块搞编译作业,吴老师让他补作业,看了半天书,直到深夜2点多,发现很多东西也都忘记了。

7月10号

7点多起床,10 点多,zz和whf送徐涛回来了,给我打电话去东南门外买火车票。于是从剑桥会所下来,直奔那里,去了他们两个已经在了,只是在队伍的末尾,于是直接上去了。去山东的那车很好买,于是直接买了明天的1162,依旧是5点半那辆。逢春回去上海近几天的已经售光,zz买了去徐州的硬卧,whf考虑再三买了去深圳的硬座后,重新买了张软卧,这丫的。买完车票,和zz,whf回到东南门外的会馆,可惜我把1911记成了1811,结果到了18楼找了半天没找到11 号房间,重新跑到楼下让服务员查了下住房登记才搞定。于是一快去吃饭,去了九龙,后来qianboss,贺剑也来了,这次冯春晖这丫请客。

下午2点,冯春晖去找吴老师,我则去西1楼收拾东西。等回到学院的时候,qianboss打电话要一块去吃饭,在北门集合,后来我,冯春晖,韩磊,qianboss,贺欢,刘洪磊,周佳,贺剑,whf9个人步行穿过兴庆宫。好像是4年来第一次走进这里,从南门走到北门,再往西到了那处小六汤包,吃了包子和一些菜,味道挺好。

席间,玩了个小游戏,数7和7的倍数,收获不小,每个人都喝了些醋。刘mm很聪明,所以就她喝地最少。

回来的时候,韩磊,春晖和我一道回了学院,之后我去了下西1,然后回了东9。在601和zz,whf他们看了会灌篮高手,这丫的还留着光盘。然后拿了份凉席去10楼李超寝室睡觉了。李超,陈宜华,qianboss他们正在打牌,我就到贺剑的床上睡了。

7月11号

该走的已经基本上都走了。下午5点半,也要坐车回家了。

上午,先去西1找李海龙要了钥匙,到三村把衣服给换了下,中午在九龙二楼一块吃饭,qianboss要走了,1点多的汽车。zz已经跑到他舅舅家去了。我,贺欢和贺剑把钱波送到汽车站,然后回了学校。之后又去三村把钥匙收好,跑到西1把钥匙还给李海龙,去康三买了些东西,在回到东九已经3点半了,于是准备下也该走了。

很快就到走的时候了,黄钻戒也是5点半的火车,春晖,李超和他弟弟,一块去了车站。等进到车站,就剩下我跟冯春晖了。李超和黄已经消失在人流中,1162已经开始检票,于是匆匆的跟冯在进站口告别。春晖明天早上的飞机也要离开了。

于是从此天各一方,不知道何时会再相聚。

You Might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