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时思考

社会的脆弱

2009年6月1日 阅读(68)

分工使社会变得更加先进,生产力得到提高,促使交换的出现,职业的产生。但可能带来另一个影响,随着分工的加大,每个人掌握着部分技术,社会依赖于最初的积累,任何人都无法支撑个人的生活。这样导致整个社会的依赖性增强,当某一天面临孤立无援的境地,如何生存下去的能力早已在依赖中消磨殆尽。

而反观今天的机械大工业,如此庞大的系统并非一天构建起来的。一辆汽车,是由生产线的机器造出来的,而生产线的机器也不是凭空产生的,由此追溯下去,我们会发现生产机器的机器,需要生产机器的机器的机器…..,最后我们发现原来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有一个开始,就像燎原之火起于星星。如果某一个所有的一切毁于一旦,那一切又将从头开始,如果久远的时间让我们遗失了最初的火种,以致连取火的方法也已忘记,或许这就是一个新的轮回,整个世界的轮回,于是重新开始遗失的探索,探索着遗失,遗失着探索。

联系的紧密,让疾病与恐慌的传播愈演愈烈,最终这将成为巨大的隐患,在人类进化道路上埋下伏笔。无休止的索取,带来环境的变化,人类自身的进化落后于环境变化的进度时,毁灭的时间就该到了。

计算机的出现,让我想起其实人类或许就是被遗弃在地球的计算机。我们的语言,构成了社会的基础,每个人就像一台计算机那样,编译着它人编写的语言,同时也在自动的编写着语言,有的语言完成教育功能,有的完成娱乐功能,同样也有好的语言编写者,他们可以写出美丽优雅的语言。也不过是在用一个语言的序列,编码着世界万物,也有被我们抛弃了的序列,这样它们也无法被编译通过。

能够自动编写语言,是否是一个可以让计算机智能的开始呢?或许机器的智能就像放在潘多拉的魔盒里,只是还未打开,一旦打开,人类命运也会因此改变。

从计算机角度讲,编译器可以由编译器生成,但是必然存在一个最初的编译器,可能是用机器代码完成的。如果所有的编译器都消失了,但是我们却不知道如何去做出那个最初的编译器,又该如何呢?从操作系统的观点看,有个自举过程。从程序看,有自打印程序。从生命角度看,如果DNA通过赋值得到,那最初的DNA怎么来到的?那么又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呢?

另一方面,看当今庞大的社会体系,我们可以发现实际上社会的稳定,整个体系的形成,也是像整个工业系统一样,不断的在历史中积累,并以社会的惯性向前走去。

You Might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