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年

回顾

2008年7月12日 阅读(43)

为了继续前进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回顾过去也是必要的
然而有时回忆被装饰得过分美丽
人的心灵被俘或并深深沉浸其中
被回忆束缚住的话
就不能继续前进
我的伤痕
对我来说是美丽的回忆呢
还是孩子般幼稚的感伤呢
我仍然无法找到答案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《玻璃战舰》

稍微整理了下,发现以前在新浪的blog上写了6万多字,加上毕业那段时间的文字,总共写了8万左右

不过,直到现在还有一项未完成的任务,说来也巧,正是两年前的今天我开始写那些文字,如果有空我会继续写完吧,用两年后的心态去写,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子,或许悲伤而让人沉醉,或许已经无法再继续写下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两年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<<冷面无心>>序
(2006-7-12   0:34 于西郊)

看过许多的武侠小说
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,我看到了英雄的成长,看到了历史的延伸。
在古龙的武侠世界里,我看到了小人物的幽默,看到了世态下的万千。

曾经想过创造自己的武侠世界
或许看过太多的武侠小说
情节总是难于避免相似
可是现在的我
想用心去写一篇自己的小说
或许不免怡笑大方
但是在这样的日子里
当感情无法寄托的时候
便只好用文字来寻求心灵的安慰

 

将感情寄托于此
或许我会从现实中短暂的逃离
可是却无法
永远 呆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
只是一个短暂的逃离
我也已满足

 

只是不知道
这样的故事我能写多久

第一章 古道上的过客

 

天边的夕阳渐渐落下,在这寒冬的野外,一条古道通向远方。道上人烟稀少,偶尔有几个行人匆匆走过。古道的前方穿入深山,在山的那边是古都长安。

 

   忽然一阵疾风吹过,远方飘起一片尘土。两匹骏马由路的尽头驰来,远远的可以看到,为首的是一个男子,年纪大概30岁上下。肩上背着一把剑,剑是铁的,锈迹斑斑。马背上放着一个水囊和几条毡子。一个青色布囊别在身后。那男子,面色木然,脸上伤痕累累,好像是刀剑所伤。他的目光有神,只是盯着前方,眉宇之间透着骇人的杀气。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,只是在赶路。后面的马上做着一位年青的少女,虽然是在冷冬,但她脸上渗出点点汗珠,夕阳的照耀下,泛着光芒。那少女的身上穿着一袭白衫,面上依旧没有笑容,仿佛满腹心事的样子。虽然稚气未脱,但是她的面容是那么的美丽,只消叫人看上一眼便无法忘记的。不过此时的她,眼光一直注视着前面的中年男子。

 

   路上人烟稀少,很快,两个人驰进了一个小镇。已是傍晚时分,镇上人不是很多,只有星星点点的几个。但是人们见到这两位过客,纷纷投来惊讶的眼光。因为人们发现一个伤痕累累的男子,衣衫不整,尤其是那把肩上的铁剑,早已锈迹斑斑。但这男子的身后却是一个绝色的少女。于是有人议论,他们是什么关系,有人说“八成是抢来的”,“可能是父女也说不定呢?”“怎么可能呢,你看看那男的,你再看看那女的……”…….。

 

   他们仿佛没有听到人们的议论,下马之后,径自向一间客栈走去。客栈的门匾上写着几个字“东西客栈”。那冷面男子,走进客栈,冷冷的道“小二,一间客房”,店里的小二,伸出了一根指头,”一间?…客官….只要一间…??"。或许他看那女子太过年青,只有二八年纪,而这男子却已是有而立之岁,怎么看也不像是夫妻。他还愣在那里,那冷面男子身后的少女轻声说道“是的,一间。”虽然声音很小,却有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力量。小二连连点头,“是是是,客官,你请”。两人便走上楼梯,走进客房了。将随身东西放在桌子上之后,那冷面男子说了声“我出去一下”。未带那少女回答,那冷面男子已消失在夜幕下。那少女看着他远去的身影,依旧说了句“早点回来”。只是不知道他是否听到。

 

    天已全黑,门外有人走来,那少女忽的站起来,她知道是他回来了。因为这脚步声她早已太熟悉了,仿佛她的心跳声一般,早成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。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,她都在等待着这脚步声由远及近,然后她起身开门,今晚也不例外。

 

    冷面男子的面前多了一坛酒,她知道他是去打酒了,因为每次他说出去一下,回来之后,胸前总是多了一个酒坛。她没有说什么,因为她知道,酒是他唯一的慰藉,他已离不开它了,不过她也知道他靠酒而生存到现在,因为即便那个时候他依然是在酒醉中。她知道她与他再次相遇,已是生命中的恩赐,她无法在要求他做什么,也不忍心去抢夺他生命中唯一的慰藉。她也知道如果这样下去,他总有一天会被酒杀死。 

 

    “你休息吧”,冷面男子道。那少女,刚想说什么,他已走出客房。他走出客房后,身形一闪便纵上了房檐。窗外月光,冷冷的,一个身影在夜色中抱着酒坛,对着月光饮着。每当这时,他的眼光才会有丝丝闪动,不过那闪动是如此短暂,很快也消失在夜色下。

 

    房中的少女,已经睡下,但是在月光的照耀下,她的眼睛依旧如此明亮。她仍未入睡,曾经多少个夜晚,她曾想对他说,“你留下来吧,我出去睡”,可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,因为她知道他是不会同意的。有几次,她跑到外面看着房檐上的他,可是第二天醒来她发现她自己仍旧睡在床上。她想“他以前是从不住客栈的,如果不是我,他现在应该也不会吧…"。每当想到这里,她心中总有着说不出的欢乐。

 

 

第二章 少女的回忆

 

第二天醒来,他已不在了。桌上留下了一张纸条“我去查探一下,请在此地相候!”。她默默地垂下头,思绪涌上心头。她知道他已等了十年了,而在这过去的十年了,酒陪了他十年,而她陪了他八年。

   她现在还记得八年前的那个雨天,雨不停地下着,雷声不停地响着。在一个山下的农庄里,半夜时分,忽然人声嘈杂,鸡鸣狗叫,“山贼来了!”于是伴随着人的惨叫声,呼救声。那时她只是个孩子,她看到她的父母被山贼用刀插入心脏,鲜血迸出,喷到她的脸上,她没有流泪,也没有逃走,只是默默的站着。当山贼的刀向她劈下时,她依旧木然着。就在此时,一个身影闪过,站在她身旁的山贼已经倒下。她看到了一个冷酷的面孔,一个持剑的青年男子不知从那里飞来,一把剑在夜色中起舞,很快山贼们都倒下了,她看着他把那些山贼一个个杀死,没有片刻留情,招招夺命,无一例外。

   之后,她便一直站在那里,而他很快消失在夜色中。第二天,天亮了,她才看到地上的残肢断臂,地上的血水聚集在一块,有的已经凝固。后来她才知道那一夜只有她一个人活下,那时的她早已失去知觉,只是漫无目的的走着。

   后来,她看到了他,他坐在一棵树下。那把铁剑插在地上,他也受了伤。他看到了她,便站起来了,然后就走了。这已是她第二次看到他,她没有想什么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于是就拼命的追着他。她不知道她奔了多久,也不知道奔向何方。只是那么奔着,在到后来,她觉得她的脚步越来越沉重,后来就没有了知觉。当她再次醒来时,她已发现她躺在一个茅屋里,屋里十分简陋,后来她看到他回来了,手里端着一个碗,散发出浓密的草药味。

   几天后她终于恢复了知觉,只是躺在床上,有时候偷偷的瞧着他,她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。但是她知道,是他杀死了那些山贼,是他把她带到了这个茅屋,而几天来是他一直照顾着她。从那天起,她心中已暗暗决定,她此生都会跟着她,永远都不离开他,即使他赶她她也不会走,除非她死了。想想,那时的她只有10岁,一个10岁的孩子知道什么呢。可是从那天起,已经8年了,她的确不曾离开过他。她心中的那个决定也更加坚定,她更加确定她不会离开他,也无法离开他了。

   8年了,他们一块住在那个茅屋里,每个夜晚她都等待着他的归来,然后为他开门。在这8年中,她也了解了他许多,虽然他从未说过自己的事。但是很多次,他拖着满是伤痕的身子回来,身上的衣服已被血染红,她从未问他发生了什么事。她只是默默地为他擦着伤口,给他煎好药然后喂他吃过。

   曾经有一次,他回来未等到她开门便已倒在外面,她狂奔出去,伤口贯穿了他的肩头,鲜血止不住地流着。她只是一个孩子,她无法拖动他的身体,于是她用力的拖着,一步一步总是那么艰难。后来他的血不在流了,可是他的气息也渐渐的减弱,她哭了,她不知道为什么,即便是她父母死去的时候,她也没有流泪。她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是那样哭着,她煎了药,但是她送到他嘴边,药没有留进肚子里便又从他嘴里溢出。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以前他只是昏迷一会就好了,可是这次不同,三天了,他的气息只是若有若无。她一直那么哭着,直到眼泪哭干,她默默的守在他身旁,她希望他醒来后看到的便是守在他身旁的她。三天了,她也没有吃东西,直到第四天,她才看到他的气息渐渐平稳。

   后来他好了,可是她病了,她只是迷糊的喊着“你不要死,你死了,我也不活了…"。后来她好了,那次他告诉她他姓冷,于是她便叫他冷哥哥。他没有拒绝,只是眉梢触动了一下,眼角闪过一丝晶莹。她告诉他,她的爹娘叫她心儿。那年她14岁。

   她知道他爱喝酒,虽然酒醉之后他便不在说话,有时只是默默的呆着,有时只是睁着眼睛瞪着。可是八年了,他每天都会喝酒,有时他还是不小心说出了几个字,有时候他只是不停的叫一个人的名字,她猜那是个女人的名字。有时他发狂般的抓住她,口里大声问道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…"然后放开她,她发现他眼角已有一丝泪珠滴下。

   这时候她便躲在一旁,偷偷地擦着眼泪,她不知道她自己为什么会流泪。是因为他流泪了吗,还是因为他总是叫着那个女人的名字。每当他叫她的名字的时候,她便捂上自己的耳朵,可是她发现即使她捂上了耳朵,那个声音却更大了。她曾经想问他,关于那个女人的事。可是看到他那冷酷的面孔,她便不敢问下去了。可是她心中却很明了,那个女人一定是他生命中一个最重要的人吧,或许因为她他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虽然他的面容冷酷,她知道在他内心的深处,却有着一块地方,有着伤痛,可是那也是她无法触及的地方。有时候她很羡慕那个女人,有时候她甚至在想,如果我死了,他会怎样呢?他会不会为我流泪,为我悲伤呢?她不知道在他心中,她算是什么。

   日子就这样度过着,他每天归来,她为他收拾这一切,为他擦拭着伤口,渐渐的她学会了炒些菜。后来她学会了打猎,抓鱼。他们住在山里,这山里有小溪,溪中有鱼,有树林,树林里有飞鸟,有野兔。

    她也慢慢地长大,也越发的美丽,有时候她对着溪水,看着自己的面容,梳理着头发。有时候拿些野花戴在头上,然后去见他,她以为他会吃惊,可是他没有说什么,只是瞧了一下她,便闭上了双眼。直到有一次,她带上了一个花环,然后叫了声“冷哥哥”,她看到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晶莹。那种晶莹她已经看到过几次,只是不知道它来自何处。但是她心中仍旧是美滋滋的,她觉得他看她了,而她正是为了他才戴上那花环的,她觉得自己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。

    有时候,她想就这样呆一辈子,该有多好,她不会问他关于他的过去,她想只要能够在他身边,这就够了,能为他做饭,洗衣,她已感到莫大的幸福。有时候她会做梦,在梦中,她成了他的妻子,有了孩子。可是梦醒来,她偷偷的看着他,她的脸已莫名的红了,她看到了那张满是创伤的脸,虽然满是创伤,但她觉得他却是那么的英俊,片片伤痕反而让他更显英气。不过她从没有对他说过,她做过这样的梦。只是梦醒来,她就偷望着他,然后自己对自己笑笑。

    直到,后来他告诉她,他要离开这,他说为了十年的约定,他要去长安,他之所以活着就是为了那个约定。此行,他不知道他能不能活着回来。然后,他对她说: “你已经长大了,如果你想继续在这里的话,就在这里。如果想出去的话,就找个爱你的男人嫁了吧”。听到这里,她没有说什么,眼泪早已止不住的流下来。她使劲的摇着头,哭着说道:“我不嫁就是不嫁,我死了都不嫁…”。他只能无奈的摇着头。之后她每天仍旧等着他的归来,她以为他不会这么快就离开的。可是接连几天,他都没有回到那个茅屋,她依旧那么等着,一天,两天,三天,….已经第七天了,他依旧没有回来。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离开她,她一直等着,眼泪一直那样流着。

    直到第十天,她绝望了,她想他真的走了。她知道他说过要去长安,她想着“我一定要找到他,他说过他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。所以我不能再等了,我要去长安,我要去找他。”

    就这样,度过了在茅屋里的8个年头之后,他离开了她,而她却要再次找到他,回到他的身边。8年了,她只知道他姓冷,她叫他冷哥哥。她知道他爱吃的菜,知道他从没有笑过,知道他有一颗孤独的内心,知道他经受过巨大的伤痛,知道他有一个放不下的人。知道,自己已经离不开他,知道如果他死了的话,她会毫不犹豫的去陪他。

    可是她不知道,他的过去是怎样的一个人,他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伤痛,不知道他是否会再次将她抛下,她不知道她能否抚平他心中的伤痛。她想“或许此行我便可以知道这一切”。想到这里,她又变的开心了。

 

 

第三章 冷月无声

 

江边,水浪微起,冷月将光洒在江面,随着水波的起伏,在夜色中起舞。周围寂静无声,只有路边的昆虫在冷月中奏着悲曲,已经是深秋的季节,天气已变凉,路上早已空无一人。

在江面上,随着水波的起伏,一块圆木不知从何处漂来,只是随着水波向岸边靠近。随着圆木的靠近,才渐渐发现圆木上有个人,那人双手抓着圆木,浑身早已湿透,只是额头仿佛有鲜血渗出,水面泛起了红光在月光的照耀下,扩散着。

远处一艘客船驶来,船蓬也是红色的丝绸,船上灯火通明,船渐渐的靠近。突然船上有人叫到“水里有人!”。于是船上出现了一阵骚动,很快船头聚集了一些人。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,一摆手“把人捞上来,老三去请小姐!”。

很快他们便把那人捞了上来,只是不知是由于在水中呆的太久还是其他的原因,他依旧昏迷着。这时,从船舱中走出一人,只见那人面如桃花,一弯蛾眉飘入两鬓,眼波含情,步履轻盈,走到船头,轻声问到:“莫叔叔,出了什莫事?”。刚才那个中年汉子忙拱手道:“小姐,有人发现一个落水的年轻人。属下不知如何处置,所以才惊动了小姐!”那年轻姑娘蹲下去看了一下,“这人伤的不清,我看需要医生诊治,我们先把他救醒,你看行吗?莫叔叔”。

那中年汉子忙应到“全凭小姐吩咐!”。

阳光自窗外射入,照在床上,床上的男子睁了睁双眼,但觉光线刺眼,这时,忽听到一个声音道“公子,你醒了!”。这时他才睁开了双眼,看着眼前的姑娘,问道“你是?”。那姑娘应到“我是小青!公子,是我家小姐让我来照顾你的”。“这里是?”,“这里是白府,你已经昏迷了三天了,我家小姐刚过来看你了”。“奥”,那年轻公子便不在问了。

第二天,他便走出屋外,连夜的奔逃早已使他筋疲力尽,只是那日的惨象依旧在他心头,想到这里,莫名的孤独向他袭来,一股热流涌上心头,他的双眼已经湿透,刚想转身,这时一个轻柔的声音传来,“公子,你终于醒了!”。他强忍着将眼泪收了回来,只见一位年轻女子立于眼前。“这是我们小姐!”刚才那位小青姑娘说道,“多谢小姐相救之恩,来日必当报答。”他拱手道,“公子说那里话,我们只是碰巧路过而已,要说救命之恩更不敢当,如若不是公子自身强烈的意志救了自己,我想换了别人兴许已经死了。”其实那日将他从江中救起,他身上早已负伤,血已流了大半,加上在江中浸泡,早已是奄奄一息。只是他一直在喃喃着“我不能死……”。而这些这位小姐是都知道的,所以才会这样说。“你好好休息吧,你的伤估计还要过一阵子才能好,我不打扰了。”那位小姐说完便转身离去了,“嗯!”他默默道。

从那以后,这位小姐每天都会来看他,有时候只是寒暄几句便走了,慢慢地便熟悉了。他也知道了,他现在是在江南的一个小镇上,她的名字叫白玉雪,他告诉她他叫冷欣,是北方人。后来他已经习惯这种生活,有时候她不来看他,他就觉得好像少了些东西似的。而心中的仇恨也慢慢遗忘,有时候他在责怪自己,他想这样他怎能对得起他的爹娘呢。

这样大约过了两个月,他的伤已渐渐痊愈,有时候他便到处走走,他才发现这里原来是一个很大的府第,而有些地方是不允许他这样的外人进的。这里的仆人都会武功,很多人拿着各式各样的兵器,虽然以前他家里也有护院的武士,但是他可以发现这些人跟他们不同。他们更像是江湖中人,虽然他不知道江湖是怎样的。

之后他便见到了她的父亲,一个慈祥的老人,有时候他会看到那位老人在院子里练功,虽然他不知道他练得是啥,但是从那眼花缭乱的招式里,他想那应该是一门很厉害的武功吧。想到这里,他心中有感到后悔“如果我会武功的话,或许爹娘就不会死….”。

后来他跟她聊天的时候,告诉了她,几天后那位老人“便单独见了他”,原来他一直以来都没有招收徒儿,后来老人看他骨骼精奇,便有意收他为徒,于是他便成了他的徒弟。他也才慢慢了解到原来,这里是白家堡,是江湖上的两大世家之一,另一个是在江浙雁荡山的岳家堡。而那位老人则是威震江湖的不死老人白飞龙。

就这样,两年的时光就过去了,他也已经从一个当初的少年成长为一个二十岁的青年。两年里他学会了很多东西,以前他或许只是一个文弱的少年,可是现在他已成了白家堡的未来继承人。他跟她也有了很多接触的机会,只是一切仿佛并没有改变似的。他们一起练功,一起骑马,一起乘船,一起游山,一起看过朝日的升起,一起看过夕阳的下落,一起在溪水中嬉戏,一起在树荫下乘凉,是啊,美好的生活使他忘记了曾经的仇恨,他甚至不会想起那仇恨了,也不想再去追寻那仇恨了,因为他觉得现在的生活就是他曾经梦想的。仿佛落水的孩子他紧紧地抓住救命的稻草,就这样紧紧地抓着。

然而,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世界也总是爱作弄世人,你越怕失去的东西它总是毫不犹豫的夺去,而当他要把不幸带来的时候,从来都不会跟你打声招呼,当你一觉醒来,发现世界已经改变,改变的已让你无法相信现实。

正如生活的残酷,总在路的前方等着你,如果你选择生活下去的话,总会碰上的。然而,我们无法去预知这是怎样的残酷,我们只能去面对它,让自己成熟,我们需要的是学会怎样面对这样的残酷。

 

You Might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