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时思考

历史还是现实

2010年3月11日 阅读(57)

近来,总是在闲暇的时间里,翻了些历史的书籍,不知不觉就翻了那么几本。我想我是一个颇喜欢读史的人,虽然很少有时间可以静下心来慢慢阅读。如果放在古代,那时候的学生还是有很多是时间去读书的,所以以前的文化人大概就叫做读书人了。

现在的人,可能很少读书了吧,至少很少去读文化历史的书了。以前读书与做官联系的如此紧密,所以让读书也变的深入人心,慢慢的也会变成一种习惯。今天的社会,读书反而不那么重要了,很多旧的标准被逐渐打破,然而新的标准还没有建立起来。如果这也变成一种习惯,我很担心在未来的世界里,文化会走向一种怎样的情形,是否还能出现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的人呢。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,一种文化世界堕落到一定的地步,也有引发出新的全新的文化的可能。但中间应该会经历一段极痛苦黑暗的时光。

从整个人类历史,我们果真可以看到生产力的发展带来的社会关系的变革。但深入到一种社会,又会发现更为精细复杂的关系在起着作用。看着历史,就会发现很多事情早已在百年,千年前发生着,而在今天也依旧发生着,不知道是世界的懒惰,还是人类的本性,几千年中确实发生了很少的变化。所以很多很多事情又在人世间不断重复着。从一个人的人生来看,我们也经常重复着昨天的错误。个体的本性,与整体的连续,总是有某些联系。

特定的历史事件,在当时或者现在看来,好像充满了偶然。但又充满了必然。从原始社会,人们最初从事的渔猎,到后来农业,畜牧出现,从今天看来,这些在今天仍然成为生存的必须。新的方式被产生出来,旧的方式或许依旧共存,新旧的碰撞在不断进行着,而几千年的历史却也表现为各种新旧的碰撞。

中国历史上,北方一直受到游牧民族的侵扰,畜牧民族与农业文明的碰撞不断的发生着。一方面这是一种个体的行为,另一方面却因为其必然性,在历史上一直持续存在着。新的东西出现,随着时间的更替,变的腐旧,然而仿佛运动的惯性一样,社会依然存在惯性,让运动中的物体停止,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于是在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到,很多人在这样的情形下登上舞台,推动着新旧的交替,对旧的事务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反抗,也依然有很多人,为了个人的利益,维护着旧的秩序。另一方面,还有更多的人,在一如既往地生活着,生活可以继续,就是他们的要求。博弈的双方,不断的扩大着斗争的范围,很多新的人被卷入,成为斗争的力量,最终形成一种新的格局。

社会总是在缓慢的发展积累与强烈阵痛中前行。新的社会格局建立后,社会便进入缓慢的积累期,这时处于相当稳定的状态,人民生活相对安定,但随着积累的加剧,旧的格局被慢慢的加剧,社会不再稳定,缓慢的社会变革或者制度调整已无法对现状改变,这时候便需要大的手术来解决掉过往的积弊,这就是武装斗争。一方面武装斗争,虽然伴随着大量人员的伤亡,但又完全打破现有的社会格局,为后面的发展时期奠定了基础,社会又会进入一个缓慢积累的时期。社会总是通过这样的手段,打破积累百年的惯性 ,来治愈积累已久的弊端。

在历史上,我们可以看到在各种文明碰撞之时,往往会产生新的社会关系。几千年前,农业开始逐步取代游猎,社会进入新的时代,封建,中央集权,开始掌控农业文明中的社会关系。在今天,农业又逐步走向没落,工商业开始步入历史的前台,直到几十年前中国还是一个农业社会。而今天,状况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,未来必将是新的时代。

You Might Also Lik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