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思

三国卷

2009年5月5日 阅读(29)

 

貂蝉-汉末 蔡文姬-汉末 二乔-三国东吴  黄硕-三国蜀 甄妃-三国魏 

貂蝉-汉末  

貂蝉是中国古代的四大美人之一,"闭月"就是讲她。自黄巾农民起义后,东汉政权名存实亡,各地军阀割据混战,朝中董卓杀死皇帝,另立陈留王,只手遮天。东汉大臣王允于是以貂蝉为工具使用连环计对付董卓,使本已混乱不堪的政治局面更加混乱不堪。 

貂蝉出生在东汉末年江陵的一个没落家庭。兵荒马乱的社会使她的父兄不知去向,也把她母女两人推到了洛阳,被王允收容。不久她母亲又因病去世,这时貂蝉还是个娃娃,王允的夫人既怜她孤苦伶仃,又爱其颖慧雅洁,命她作了贴身侍婢。到十二岁的时候,貂蝉已长得婷婷玉立,由于长期寄人篱下,养成了一套善于察颜观色的本领。再加上生性聪慧,更具有一种善解人意,嘴甜心细的特质。不但颇得王夫人的欢心,就连王允本人也对她另眼相看,于是使她的身份介乎小姐与侍婢和歌妓之间,像是三春的花朵一般盛开在王允府邸的雨露之中。

战乱并没有使貂蝉受到损伤。自火烧洛阳,迁都长安后,把持朝政的董卓仗着有勇冠三军的吕布做义子更加为非作歹。 "千里草,何青春;十日上,不得生。"这一首当时流行在长安街头的童谣,预示着董卓就快要死了。后王允用美人计离间董卓和吕布,使卓为布所杀。董卓有四个心腹将领:李催、郭汜、张济、樊稠,都手握重兵。董卓死后这四人上表请求朝廷能够赦免他们。王允答道:"卓之过恶,皆是四人以助之,可大赦天下,独不赦此一枝军马。"于是这四人带军攻入长安,纵兵大掠,放火杀人,淫人妻女,无所不为,随后挟持汉献帝逃出长安。天下纷纷,不可收拾。 

吕布带着貂蝉,逃出长安。经历过濮阳大战,占领过定陶,夺过徐州,辕门射戟调解刘备与袁术的矛盾,最后在下邳被曹操打败。谋士陈宫劝吕布突围,但吕布舍不得貂蝉,最终在白门,吕布被自己的部将缚住献给曹操,吕布哀求曹操留下他的命,请求他救过的刘备为他说好话。但曹操听从刘备的劝告,将吕布吊死。吕布大骂刘备是忘恩负义的大耳儿。 

  洪水滔滔淹下邳,当年吕布受擒时;

  空留赤兔千里马,漫有方天戟一枝。

  缚虎望宽何太懦,养鹰休饱听何疑。

  恋妻不纳陈宫谏,枉骂忘恩"大耳儿"。 

貂蝉的命运传说纷纭,有的说是自刎而死,有的说曹操为笼络关羽连同赤兔马一起把她送给了关羽,关羽留下骏马却斩杀了美人。 

 

蔡文姬-汉末   

《胡笳十八拍》是感人肺腑的千古绝唱,它的作者就是蔡文姬。她在时代大动乱的背景前开始露面,第一拍即点"乱离"的背景:胡虏强盛,烽火遍野,民卒流亡。汉未天下大乱,宦官、外戚、军阀相继把持朝政,农民起义、军阀混战、外族入侵,陆续不断。汉未诗歌中所写的"铠甲生机虱,万姓以死亡。白骨露于野,千里无鸡鸣。"等等,都是当时动乱现象的真实写照。蔡文姬即是在兵荒马乱之中被胡骑掠掳西去的。 

她被强留在南匈奴的十二年间,在生活上和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痛苦。胡地的大自然是严酷的:"胡风浩浩"、"冰霜凛凛"、"原野萧条"、"流水呜咽",异方殊俗的生活是与她格格不入的。因而她唱出了"殊俗心异兮身难处,嗜欲不同兮谁可与语"的痛苦的心声,而令她最为不堪的,还是在精神方面。《胡笳十八拍》既体现了蔡文姬的命薄,也反映出她的才高。表达了浓重的乡思,别离,异域的孤独,对乱世的怨恨。《胡笳十八拍》的艺术价值很高,明朝人陆时雍在《诗镜总论》中说:"东京风格颓下,蔡文姬才气英英。读《胡笳吟》,可令惊蓬坐振,沙砾自飞,真是激烈人怀抱。" 

蔡文姬名琰,既字文姬,又字明姬,她的父亲便是大名鼎鼎的大儒蔡邕。蔡邕就是蔡伯喈,有一出《琵琶记》的唱词,说的是蔡怕偕中状元后,不认发妻赵五娘,别娶丞相之女,可说是厚诬古人。东汉时根本没有状元,也没有别娶丞相之女这回事。对此南宋陆游曾感叹系之他说:"身后是非谁管得,隔村听唱蔡中郎。" 

蔡邕是大文学家,也是大书法家,梁武帝称他:"蔡邕书,骨气洞达,爽爽如有神力。"当代史学家范文澜讲:"两汉写字艺术,到蔡邕写石经达到最高境界。"此外,蔡邕还精于天文数理,妙解音律,在洛阳严然是文坛的领袖,像杨赐、玉灿、马月碑以及后来文武兼资,终成一代雄霸之主的曹操都经常出入蔡府,向蔡邕请教。 

蔡文姬生在这样的家庭,自小耳濡目染,既博学能文,又善诗赋,兼长辩才与音律就是十分自然的了,可以说蔡文姬有一个幸福的童年,可惜时局的变化,打断了这种幸福。 

东汉政府的腐败,终于酿成了黄中军大起义,使豪强地主为代表的地方势力扩大。大将军何进被宦官十常侍杀后,董卓进军洛阳尽诛十常侍,把持朝政,董卓为巩固自己的统治,刻意笼络名满京华的蔡邕,将他一日连升三级,三日周历三台,拜中郎将,后来甚至还封他为高阳侯。董卓在朝中的逆行,引起各地方势力的联合反对,董卓火烧洛阳,迁都长安,董卓被吕布所杀。蔡邕也被收付廷尉治罪,蔡邕请求黥首刖足,以完成《汉史》,士大夫也多矜惜而救他,马日碑更说:"伯喈旷世逸才,诛之乃失人望乎?"但终免不了一死。 

董卓死后,他的部将又攻占长安,军阀混战的局面终于形成。羌胡番兵乘机掠掳中原一带,在"中土人脆弱、来兵皆胡羌,纵猎围城邑,所向悉破亡。马边悬男头,马后载妇女,长驱入朔漠,回路险且阻。"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,蔡文姬与许多被掳来的妇女,一齐被带到南匈奴。 

十二年后,当年的曹操如今当上宰相,挟天子以令诸侯。当他得知这个当年的女孩被捞到了南匈奴时,他立即派周近做使者,携带黄金千两,白壁一双,要把她赎回来。蔡文姬多年被掳掠是痛苦的,现在一旦要结束十二年的羶肉酪浆生活,离开对自己恩爱有力的左贤王,和天真无邪的两个儿子,分不清是悲是喜,只觉得柔肠寸断,泪如雨下,在汉使的催促下,她在恍惚中登车而去,在车轮辚辚的转动中,十二年的生活,点点滴滴注入心头,从而留下了动人心魄的"胡笳十八拍"。 

世人皆为悲惨的命运感到同情,可是又是因这命运才留下了<<胡笳十八拍>>. 

蔡文姬是悲苦的"回归故土"与"母子团聚"都是美好的,人人应该享有的,在她却不能两全。

      蔡女昔造胡笳声,一弹一十有八拍;

  胡人落泪沾边草,汉使断肠对归客。 

  唐朝人李颀发出这样的感慨。 

蔡文姬在周近的卫护下回到故乡陈留郡,但断壁残垣,已无栖身之所,在曹操的安排下,嫁给田校尉董祀,这年她三十五岁,这年是公元208年,这年爆发了著名的"赤壁之战。"后来董祀犯罪当死,她顾不得嫌隙,蓬首跳足地来到曹操的丞相府求情。 

当时情况是这样的:曹操正在大宴宾客,公卿大夫,各路驿使坐满一堂,曹操听说蔡文姬求见,对在座的说:"蔡伯偕之女在外,诸君谅皆风闻她的才名,今为诸君见之!"

蔡文姬走上堂来,跪下来,语意哀酸的讲清来由,在座宾客都交相诧叹不已,曹操说道:"事情确实值得同情,但文状已去,为之奈何?"蔡文姬恳道:"明公厩马万匹,虎士成林,何惜疾足一骑,而不济垂死一命乎?"说罢又是叩头。曹操念及昔日与蔡邕的交情,又想到蔡文姬悲惨的身世,倘若处死董祀,文姬势难自存,于是立刻派人快马加鞭,追回文状,并宽有其罪。从中可见蔡文姬对答如流,颇有辩才。蔡文姬传世的作品除了《胡笳十八拍》外,还有《悲愤诗》,被称为我国诗史上文人创作的第一首自传体的五言长篇叙事诗。"真情穷切,自然成文",激昂酸楚,在建安诗歌中别构一体。 

蔡文姬一生三嫁,在被掠到南匈奴之前,曾远嫁河东卫家,卫家是河东世族,她的丈夫卫仲道更是大学出色的士子,夫妇两人恩爱非常,可惜好景不长,不到一年,卫仲道便因咯血而死。想不到一个博学多才的好女子,命运是如此凄惨,婚姻生活如此不幸。蔡文姬一生坎坷,大致已如上述。

 

二乔-三国东吴   

二乔的父亲是乔玄,因为天下大乱,失去妻子的乔玄辞去朝中的官职,带着两个女儿返回庐江郡皖县故乡,不问世事。大乔的丈夫是孙策,小乔的丈夫是周瑜。

 孙策在十八岁就继承父亲的遗志,三数年间使闯荡出一个辉煌的局面,曹操不得不表奏汉献帝封他为吴侯。孙策娶大乔的那年是二十岁,大乔是十八岁,可惜天妒良缘,不久孙策被许贡的家客所刺杀。

 小乔比大乔要好一些,她与周瑜过了八年的夫妻生活。周瑜是孙策的好朋友,结婚那年他二十四岁,小乔十六岁。周瑜也是当世英雄,孙策死的时候,就把自己的弟弟孙权托给他和张昭。周瑜还容貌俊秀,精于音律,至今还流传着"曲有误,周郎顾"的民谚。

 美人命薄,二乔在如诗如画的江南,过着寂寞生活。

 以上有关二乔的生活情况,一般来说,是大家熟知的,至于二乔与赤壁之战的关系则知道的人不多。

   唐代诗人杜牧写道:

  折戟沉沙铁未销,未将磨洗认前朝;

  东风不与周郎便,铜雀春深锁二乔。

 汉献帝建安十三年,曹操统一北方后雄心万丈,经过周密的准备,向南进兵,目标首先就是荆州。《三国演义》里对诸葛亮舌战群儒写得十分精彩,而事实上最管用的一脚棋却是诸葛亮和鲁肃夜访周瑜。诸葛亮借曹植《铜雀台赋》,’揽二乔于东南兮,乐朝夕之与共’。意指曹操此番行动,志在二乔,激怒了周瑜。不过后来,周瑜也是英年早逝,两个女子从此过起了"愁苦,问院落凄凉,几番春暮?"的凄凉生活。

  

黄硕-三国蜀  

诸葛亮生在汉灵帝光和四年春三月五日,地点是琅玡郡,由于父母早亡,由叔父抚养成人,在天下大乱的时侯,他的兄弟姊妹随叔父一起来到荆州。当时在关中丧乱,中原鼎沸之际,荆州还算一片干净的乐土,因此各地的达官缙绅、商贾士子相率前来避难,形成了空前的畸形繁荣。

 以诸葛亮的条件,必然是名门世家选择乘龙快婿的理想对象。谁也没有料到二十五岁的诸葛亮却找了个丑女结婚。黄硕身体壮硕,人如其名,黄头发,黑皮肤,皮肤上起一些鸡皮疙瘩,是河南名士黄承彦的女儿。

 裴松之为《三国志》作注引《襄阳记》说诸葛亮与黄硕的成亲也是破除世俗观念的,没有媒妁之言,是黄承彦自己找上门来问诸葛亮:"闻君择妇,身有丑女,黄头黑发,而才堪相配。"诸葛亮立即许之,黄承彦即载送其女至隆中,以至时人以为笑乐。实际上黄硕只是外貌丑了些,但是她亲操杵臼,兼顾农桑,言语不俗,很有智慧,足以使得诸葛亮无后顾之忧。诸葛亮六出祁山,威震中原,发明了一种新的运输工具,叫"木牛流马",解决了几十万大军的粮草运输问题,又发明"连弩"这种新式武器,出敌致胜,魏国大将张部就死在这种武器之下,实际上这些都是他媳妇教的。

 光武帝刘秀说过“娶妻当娶阴丽华”,后来证明的确是个正确的选择,诸葛亮这等人物,娶了个丑媳妇,时人讥讽道:"莫学孔明择妇,止得阿承丑女。"后来却多受其便。

  

甄妃-三国魏  

顾恺之的《洛神赋图》是中国古代的绘画名作,其中最感人的一段描绘是曹植与洛神相逢并与洛神无奈离去的情景。画中洛神已经在慢慢地离去,她回过头来,凝神幽思地望着曹植,是那么地万般无奈,带有深重的哀怨的叹息;而曹植则静静地坐在那里,他的侍从也都默默地站着,连同周围的草木也一动不动,似乎曹植是无动于衷,然而透过他那平视的眼神,分明表现出一种"相见争如不见,多情还似无情"的落寞来,周围的静更烘托出他的孤独,他的无奈。画中这两人是"凭君莫语伤心事,尽在含睛不语中。

" 顾恺之的《洛神赋图》是根据曹植的《洛神赋》画的,曹植的《洛神赋》原名就是《感甄赋》。文中曹植这样描述甄妃的美貌:"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容耀秋菊,华茂春松,若轻云之蔽月,似流颈秀项,皓质呈露,芳泽无加,铅华弗御。云望峨峨,修眉联娟,丹唇外朗,皓齿内鲜,明眸善睐,面辅承权,环姿艳逸.仪静体闲,柔情绰态,媚于语言。"从抽象到具体,从神韵、风仪、情态、姿貌,到明眸、朱唇、细腰、滑肤,描绘得淋漓尽致,使人如闻其声,如睹其形。

 据《文昭甄皇后传载》:甄氏乃中山无极人,上蔡令甄逸之女。生于光和五年十二月了酉日。其母张氏常梦见一仙人,手执玉如意,立于其侧;临产之时,只见仙人入房,玉衣盖体,遂生甄氏。甄氏三岁丧父。曾有相士刘良看了她的相之后说:"此女之贵,乃不可言。"甄氏自小至大,并不好戏弄。八岁时,门外有立骑马戏看,家中人及诸姊都上阁观之,甄氏独不行。姊姊觉得奇怪,问她:"门外走马为戏,老幼竞观,汝独不观,何也?"甄氏回答:"岂女子之所观耶?"年九岁,常读书写字,借诸兄笔砚使用。兄说:"汝当习女工,何用读书写字。欲作女博士耶?"甄氏回答:"古之贤者,未有不学前世成败,以为己试。不知书,何由见之?"后来天下兵乱,加上饥馑,百姓皆卖金银珠玉宝物。那时甄氏家巨富,尽收买藏之。甄氏就对她母亲说:"今世乱,何多买宝物?此取祸乱之端也。匹夫无罪,怀壁其罪。又兼左右皆饥乏,不如以谷赈给亲族邻里,广为恩惠也。"举家皆称其贤。十四岁时,二哥死去,甄妃悲哀过制。甄氏事嫂极尽其劳,抚养兄子,慈爱笃甚。"

 建安年间,她嫁给袁绍的儿子袁熙。可以想像的是当时的甄逸女在袁家作媳妇时,生活过得并不快乐,袁熙似乎不太懂得怜香惜玉"因此她才有闺怨一类的作品传扬出来。《古诗源》中收录了她所作的《塘上行》诗,工力绝不稍逊于建安七子的水平。诗是这样的:

浦生我池中,其叶何离离;果能行仁义,莫若妾自知。众品铄黄金,使君生别离;念君去我时,独愁常苦悲。想见君颜色,感结伤脾;念君常苦悲,夜夜不能寐。莫以贤豪故,捐弃素所爱,莫以鱼肉贱,捐弃葱与薤;莫以麻?贱,捐弃菅与蒯;出亦复愁苦,人亦更苦愁。边地多悲风,树木何蓊蓊;从军致独乐,延年寿千秋。

这首诗有浓烈的悒郁及愁苦,代表着女性多愁善感的心灵状态,也说明她作为袁家媳妇时期的不满情绪,以及寻求突破的"叛逆"心理。

 东汉献帝七年,拥有冀、并、幽、青四州而在官渡之战中被曹操打得惨败的袁绍病死。曹操乘机出兵,身为幽州刺史的袁熙带着残兵败将逃往辽西,大约根本就不想携带甄逸女一同出逃;或者甄逸女宁愿留下等待不可知的命运,而不愿随夫逃出危城。甄逸女成了曹军的俘虏,成为曹丕的妻子。

 当甄逸女以战俘身份,接触到盖世枭雄曹操虎视耽耽的目光时,内心迅即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悸动与震撼;而比她少五岁的大男生曹丕对她流露出倾心相爱的眼神时,她灵魂深处有着莫名的欣喜和幻想;当几乎与她小一半的曹植以稚嫩的童心,掬捧出天真无邪的情意时,不知不觉中使甄逸女陶醉在虚无飘涉的快意之中,于是廖薰思傻厥┱钩?母性的光辉与姐姐般的爱意,这是十分自然的感情流露。一般人认为年龄悬殊,怎会发生情感,其实都是欠缺对人性及心理学认知的理论。曹植天赋异禀,博闻强记,十岁左右便能撰写诗赋,赢得曹操及其幕僚的赞赏。

 七八年过去了,曹操已经稳稳地掌握了北方的局势,汉献帝以冀州十郡划为魏国,封曹操为魏公,定都于邺;接着汉献帝又以曹操的女儿为皇后,这位皇帝的岳父大人遂又晋升为魏王;于是建社稷宗庙.并于漳河岸旁建筑了一座壮丽巍峨的铜雀台。曹植作了一篇《铜雀台赋》,曹操大为高兴而封其为平原侯,并勉励说:"吾昔为顿丘令,正值二十初度,思当时所行,无愧于今。今汝已长成,可不勉哉!"寄望之殷切,溢于言表,以当时的情形而论,大有立曹植为继承人之势,虽然曹植毫不热中,一旁却急坏了他的大哥曹丕。

 曹丕顺利地当上了太子,也顺利地嗣位为魏王,曹操死后,在汉献帝二十六年,也就是公元229年,以天下众望所归,终于登上帝位,是为魏文帝,定都洛阳,三国时代的魏国建立。魏文帝即位之后积极营建洛阳宫殿。毕竟曹丕,也就是魏文帝对于甄妃和曹植错综复杂的关系难以释怀,因此仅封她为妃,所以甄逸女始终未能得到母仪天下的皇后地位。甄妃此时已经年逾四旬,而曹丕正值三十四岁的鼎盛年纪,后宫佳丽众多,甄妃逐渐色衰而失宠,在曹丕当上皇帝之后的第二年便郁郁而死。

 曹丕即帝位后的第二年,曹植由封地甄城入京陛见,曹丕大概对这位小兄弟有一些歉意,竟将甄妃经常使用的一个盘金镶玉枕头赐给了他作为纪念;这是一项十分奇特的赐赠,简直有些不伦不类,但是曹植却如获至宝,欢天喜地的接受了赏赐,大感皇恩浩荡。曹植抱着甄妃的盘金镶玉枕,满怀凄楚而又充实的情债返回封地时,夜宿舟中,恍惚之间,遥见甄妃凌波御风而来,并说出"我本有心相托"等语,曹植一惊而醒,原来是南柯一梦,便就着蓬窗微弱的灯光,写出了一篇传颂不衰,即我们前面提到的《感甄妃》。

 这是一篇优秀的文学作品,一般人欣赏其文字的优美,到处传抄,几乎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。曹丕似乎不曾加以追究,但是四年以后他的儿子曹睿继位为魏明帝时,反而脸上有些挂不住了,遂下令改《感甄妃》为《洛神赋》,欲借溺死于洛水的宠妃,以转移读者的思路,然而这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 曹丕死后,群臣本来想迎立当时为雍丘王的曹植为帝,因此曹睿即位后,对于他这位才华横溢而又深得人心的叔叔,产生了莫大的戒心,因而一而再,再而三地徙封不已,曹植恍如飘萍,不堪颠沛之苦,遂寂寂无欢而死。后人有诗说:"君王不得为天子,半为当年赋洛神。"皇家事难以常情揣摸,谁又能了解曹植真正的心情呢?

 

You Might Also Like